时尚新闻

青浦金泽镇一些村子建协调机制解新老村民融合问题_国

时间:2020-09-15 07:06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岑卜村位于上海西部“蓝色珠链”区域。65岁的孙先生是岑卜村“新村民”,村里人叫他“孙叔”。他来自山东菏泽,一双儿女毕业后都在上海工作,他和老伴也来到上海。“在城市里住久了,不太喜欢那种嘈杂的生活。2012年春天,我第一次来岑卜村便被这里的环境吸...

岑卜村位于上海西部“蓝色珠链”区域。65岁的孙先生是岑卜村“新村民”,村里人叫他“孙叔”。他来自山东菏泽,一双儿女毕业后都在上海工作,他和老伴也来到上海。“在城市里住久了,不太喜欢那种嘈杂的生活。2012年春天,我第一次来岑卜村便被这里的环境吸引:路上绿荫环绕,湖水清澈透亮,村民淳朴善良,村干部也很开放包容,积极接纳‘新村民’。”

随着乡村振兴战略推进,不少城市居民放弃都市生活,“隐居”在乡村,乐此不疲地成为“新村民”。在青浦区金泽镇的一些村子里就住了不少“新村民”,岑卜村数年前便已是“网红村”,如今村子里有55户“新村民”,是上海最早形成“新村民”群体的村落。这些村子怎么解决新老村民融合问题?如何探索兼顾新老村民诉求的议事协调机制?

“你到金泽镇龚都村后,沿着莲龚路从北面过来,有个不起眼的斜坡,我家就在那儿。”日前,得知记者要去采访,50岁的陈工(化名)热心地录了个小视频给记者指路。陈工家门前是条宽阔的小河,屋后是片茂盛的香樟树林,通往宅子的路口隐藏在一个小斜坡下。

陈工11年前在龚都村“隐居”。他是一名建筑设计师,本来在钱塘江边“隐居”,后来因为要照顾在上海的父母,就选择搬到上海最西端的龚都村,近两年还把父母接到乡下一起住。“这里,早上能听见鸟叫,晚上能看到星星,很惬意。”

“生态”二字诱惑力实在太大

在金泽镇的龚都村、东西村等村子里,像陈工这样的乡村“隐居者”还有不少,大家经常聚在一起闲聊。“隐居者”最多的是岑卜村,自十多年前入选全国首批生态文化村后,来自其他省市甚至是外国的“隐居者”都慕名而来,逐渐形成一个“新村民”群体。“‘生态’二字诱惑力实在太大了。”岑卜村党支部书记蔡新环感慨道。

蔡新环说,和孙叔差不多时间住进村里的“新村民”还有很多,有的是搞水产的,有的是研究生态学的,还有开皮划艇俱乐部、开民宿、开咖啡馆的。根据最新统计,岑卜村有55户“新村民”,而这个村子的原住民只有400多户。放眼整个金泽镇或青西地区,“新村民”就更多了。